创新前沿

日、德如何面对强邻(资深传媒人 卢峯)-卢峯

就以前几天访问日本谈到二战历史责任,默克尔果然不忘提醒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坦然面对历史及责任,不要迴避以走出历史恩怨。对明显右倾的安倍来说这番话大概有点碍耳,可这只是默克尔说话的上半部,她还说了另一番话:邻国的谅解是德国能走出历史阴霾的关键。

也就是说,日本认错悔罪跟邻国如中、韩谅解是钱币的两面。默克尔显然不单提醒安倍,她还挑战中、韩政府能否像波兰、法国、比利时那样愿意放下历史恩怨重新上路。

不知中、韩领袖能否听得进。当然,二战历史情仇只是日、德领袖会的其中一个议程,两个人其实花了更多时间谈到当前国际政局形势包括对俄罗斯关係、乌克兰问题及改革联合国安理会结构。

对德、日两个二战元凶及战败国而言,她们希望逐步走出二战格局,在国际事务上发挥更大影响力,包括争取在安理会成为常任理事国。日、德两国有多一点外交企图心不但不奇怪,甚至是自然不过的事。

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德国是第四大,她们在全球经济利益相当广泛,也有相当技术、资金、资源可协助解决国际争议及纠纷。两国希望透过联合国及其他国际性机构发挥影响力及作贡献完全可以理解。

事实上自从七十年代经济起飞以后,日本大量增加对国际组织特别是联合国机构的捐款及援助,并逐步成为联合国最大捐款国之一,有时比头号强国美国更多。若能成功争取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日本便可以更全面发挥她的财力及影响力,不再局限于捐款方面。

客观上看,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设计是二战的产物,是战胜国俱乐部,反映的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国际形势及力量对比,到现在显然已有点落后形势,例如英、法两国今时今日不论经济实力及在世界的影响力都远逊当年,再过几年她们的军事实力随着军事投资缩减而进一步削弱,不再能成为有效左右国际局势的强国,继续让她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实在有点不合时宜。要取代英法的话,日、德是最合乎逻辑的选择。

即使不剔除原来的常任国,改为增加新成员,日、德跟印度等也是大热门,她们积极朝这个目标进发并互相支持实在正常不过。日德在争取入常问题上立场虽一致,可在对待老牌盟友兼保护国美国的态度上却不一样。

日本政府的国家安全策略核心是加强跟美国的军事、经济联繫,着力拉拢美国留在亚洲,并透过强化本身的实力作为美国的支援,分担美国的压力。德国却不一样,默克尔政府跟美国的关係不算亲厚,在很多国际问题包括中东争议上跟美国也有点不同调顺发彩票网。

而在乌克兰及对俄罗斯政策上,德国更明显跟美国的强硬姿态保持距离。就以经济制裁为例,德国一直抗拒,直到俄国支持的民兵一再破坏停火协议才同意做法,但措施仍相当有节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