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币类

阿拉斯加冰河融化形成上升的陆地

他们全家50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定居时,这片土地还在海底。迪托博先生说:“今年的最高潮线将会在现在我的高尔夫球场开球区域。

目前,随着高潮线的进一步后退,迪托博先生正在考虑多加九洞。他说:“陆地还在持续上升。

地质学上对此的解释很复杂,但是归根结底可以简化为:由于减少了数十亿吨的冰河的重量,陆地就会上升,正如人起身离开沙发,垫子就会恢复自身的形状一样。陆地上升如此之快,以至于海面上升不能保持与其相同的上升速度。

由此产生的结果就是海平面的相对下降,下降的速度据朱诺市长布鲁斯.布迭路召集的专家组在2007年所作的报告记载,是历史上最高的。地质学家说,200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冰河融化,绿地和一些其他的地域也经历了相同作用的影响。

但是,在朱诺和近朱诺地区,多数的冰河每年都后退30英寸以上,影响最为显着。因此,这一地区面临着不同寻常的环境挑战。

由于海平面的下降,地下水位也在下降,随之河流和湿地开始干涸。陆地从水底出现,并取代消失的湿地,引起地产疆域的变更并引发有关土地所有权及土地用途上的争议。

融化产生的海水也会将冰河长期冲刷产生的沉积物带到海岸,使这里的水域混浊,也使淤泥充塞曾经通畅的航道。几十年前,大型船只可以在朱诺市中心和道格拉斯岛,以及西北10英里的港口奥克湾之间定期通航。

现在,在低潮时期,很多航道变成了暴露的泥滩。一位研究阿拉斯加冰河的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地质学家说,从棉田豪冰河和河流带来了太多的沉积物,使这里已经基本上被淤塞了。

低潮时,人们可以在朱诺的海边暴露出来的泥滩上步行在低潮时,人们已经可以涉水跨过这些航道,甚至举办棉田豪泥地赛跑,比赛跑过河道。低潮时,航道的浮标就搁在淤泥上。

阿拉斯加大学东南分校的水文学家,也是2007年《环境变化:预测对朱诺的影响》这一报告的作者胡德说:“最终,由于陆地上升河道充塞,道格拉斯岛将由干地和连接起来。胡德博士说,到那时,棉田豪湿地国家禁猎区1,000亩的沼泽生境将会消失。

他说:“那些湿地将不复存在。在海岸的一些地区,这些变化是如此之快,以至于那些皮船划手如果没有一张更新到这一刻的海图,会发现自己扛着船,走在地势变高边干,已经开始生长草和灌木了的浅滩上。

胡德博士说,在朱诺及附近地区,“你可以四处走走,发现原来水下的区域变成了草地并最终变成森林。地形上的变更已经威胁到了重要的生态系统,甚至威胁到了当地象鲑鱼这样的重要物种。

在朱诺出生长大的布迭路市长说:“在我们这里,鲑鱼这个物种,以及鲑鱼的洄游活动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如果鲑鱼洄游而河流干涸将会产生什么后果?鲑鱼已经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布迭路市长说,他认为没有一种生物处在迫在眉睫的危险之中,但他随之又附加说,:“每一个观察环境变化的人都应该注意到,这其中潜在着危险,或许还会是很大的危险。胡德博士说很多朱诺人都希望能继续保留一个叫做达克.格里克的水路作为鲑鱼的河流。

返回列表